衍江

丧心病狂,智TM障

因为是大号所以基本上什么都有
吃哪口不吃哪口的可以酌情忽略

其实是有画角色的,但,冲着那个刘海,并不好意思打tag_(:3 」∠)_

精分废人放张前段时间的打卡,方便组织认路

【双关】七夕快乐

关宏峰在商场门口跟关宏宇擦肩而过的时候,看见他手里拎着个盒子。
兔崽子明显看见了他,但是依然装模作样,眼观口口观心地跑了,跟个兔子一样。
当时周巡站在他旁边,一脸问号,说你弟弟怎么看见你就跑了,见了鬼似的。
关宏峰把目光收回来,抄着兜笑笑,半晌抬手敲了敲表盘,说可不是见了鬼么。
周巡探头一看,哦,上午九点半,逃课啊!怕你抽他?
关宏峰扯了下嘴角,我早不抽他了,估计是交了什么小女朋友,怕我问他。通知二组改线,嫌疑人转移了。
周巡盯着他的背影几秒钟,然后恍然大悟地跟了上去,心想可不是么,粉红色的包装。

关宏峰躲在墙角,从玻璃门的反光看见嫌疑人搂着一个女人上了量红色桑塔纳,半晌又从另一边开门下来,从副驾驶拿出一个粉红色的盒子,敲了敲玻璃递了进去。女人打开,惊呼,然后兴高采烈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关宏峰愣了一下,捏了捏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发了条短信出去。

“晚上回妈那吃饭吧,我也回去。”

关宏峰其实是怀了审他的心思,但晚上却没能回去,他被嫌疑人十年前绑架的妇女一刀捅进了重症监护室。
关宏宇踉踉跄跄地跑过来的时候,手术室的红灯刚熄。
他脱力一样地滑到了地板上,搓了一把脸。

怎么回事。
斯德哥尔摩,被绑的爱上了绑她的。

周巡吐了口烟,凶手被他一脚踹成了内出血,这会儿也在隔壁抢救。

那女的猪油蒙心了,收了这孙子一对戒,以为他俩真爱呢——就上午,在我们眼皮子底下。
啊?

关宏宇眨眨眼,听着隔壁ICU的动静。
你们办案,真是什么事都能遇上啊?
啊,是。

ICU里人影憧憧,关宏宇死死地盯着门上那个小窗。

嗨,别担心,你哥没事,公大教的那两下还算没丢,避开要害了。
嗯。

护士走过来,周巡赶紧把烟掐了。
正好隔壁抢救室的门开了,关宏宇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却看见病床上躺着的是个女的。

你……你没事?
啊?……啊。
……对不起。

关宏宇没吱声。

你觉得,你们这算是事儿么?你真喜欢那个人贩子?

周巡背着他咳嗽了两声,踩了他一脚。
关宏宇的眼神分外认真。

我……不知道。

那女人垂下眼来。

我只知道,我只有他了。无论他是什么人,对我做过什么。我只知道,我没死,我活着,而以后……我也只有他了。

可闭嘴吧,你特么现在比他严重!你这叫杀人未遂,三年起步!

周巡骂骂咧咧,声音却不见太多火气。
女人垂眼笑笑,被推了出去。

……这都什么事。

周巡摸出刚才的烟屁股,嚼了两下呸了出去。
隔壁的灯被调暗了,关宏峰看样子要留在里边观察一夜。
关宏宇拍了拍他的肩,走过去趴在玻璃上看那个人。

走吧周队,我在这守着。
你行么?明天又逃课?
没事,明天晚上的课。
嘿,你可别骗我,回头你哥醒了弄死你。

周巡嘴里说着,还是把外套搭肩上撤了。
关宏宇回过头,从帘子的缝隙看着里边影影绰绰的那张脸,心电图仪器的指示灯隔着帘子一闪一闪,像极了那天关宏峰指给他的星星。
关宏宇顺着墙坐下,掏出裤兜里那个不知何时捏扁了的烟盒,从里边抽了半根揉碎的烟屁股叼上,却没有点火。

他和他的小哥哥只有一墙之隔,他躺在硬邦邦的病床上,他坐在冰凉凉的地板上。

我只有他了。
……我不知道。

关宏宇歪着头,贴在玻璃上,仿佛能听见心电图的嘀声。
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掏出那个烟盒,倒出两个东西。
那是一对一模一样的领带夹。
他拿起来看了看,把一个装了回去,把另一个装进了兜里,然后半晌又拿了出来,跟嘴里的烟屁股一起装回了烟盒。
墙上的电子计时器动了一下,从00:00,变成了00:01。
关宏宇把烟盒扔进了垃圾桶。

ICU外边的天亮了,他把手贴在了玻璃上。

你说的,咱家都是传统人,不兴过洋节。

七夕快乐,哥。

其实我真的努力想写两笔的,但是一个面临考试的我,嗖地一下把前边忘干净了。_(:3 」∠)_
【求求你们爱我别走【一个巨大个的拥抱

就你淮家那结婚证。【就不打tag了【毕竟某人在我这都没人权的_(:3 」∠)_

最近我才知道,原来在好多人看来,lof是一个类似于bx和bcy一样的粮仓型产品?
我这个号虽然一直没用,但是也有五六年了,lof内测的时候身边就有人用。也是不是因为我中间空得太久,所以lof这个地方在我看来还是跟它早期定位没太大差的一个“轻博客”产品。
既然它在我这是博客性质,那就意味着,我产什么粮萌什么东西全靠我个人喜好。所以不要私信我说什么“你为什么不产XX”“产点XX吧,lofXX太少了我想看”不会睬你的。
不要以为用私信而不是直接评论就等于尊重了,我不这么觉得。
lof是一个私人的展示平台,不是一个定制型服务产品。
请悉知。

【双关】免疫应答(哨向AU)(31)

“那个……哥……”关宏宇愣在那,“你确定咱们还要……”
关宏峰的回答是直接圈住了他的脖子。
关宏宇:“……!”

【违章停车】

等关宏宇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关宏峰抱着他的毛衣窝在那睡着了,因为本人的不配合导致只吹了一半的头发搭在枕头上,洇出一小片水迹。
关宏宇走过去,从电视柜下边扯出一条被子给他盖上,然后坐在床沿上,用手背蹭了蹭他的侧脸。
关宏峰没有醒,甚至都没有伸出手把那只烦人的爪子扒拉开。
关宏宇一笑,戳了戳他,“哎,你往里挪点,给我腾个地儿。”
关宏峰抱着被子往里翻了个身,然后关宏宇搓了搓被冷水激得冰巴凉的腿,从后边钻进了被窝,顺手搂住了对方的腰,把脑袋贴在对方后颈边拱了拱。
这一系列的行为之下,关宏峰毫无所觉,沉静的呼吸声打在关宏宇耳边,圈出了一小片无忧无虑的安全区。
关宏宇窝在他身边,不要脸地跟人蹭着一个枕头盖着一床被子,整个人心满意足到想哭——他甚至听见了关饕餮撒着欢在他意识海里向天开炮的声音。
……太特么不要脸了。
他默默地咽了下口水,伴着旅店泛潮的被褥和廉价的沐浴露味。
关宏峰在他怀里动了一下,像只猫一样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然后又安稳下来。关宏宇把搂着他的手臂紧了紧,却发现自己的意志力对他发出了严重警告,只能把搂着对方腰的手换到了肩膀上。
他圈着关宏峰的肩,听着对方的呼吸声,伴着逐渐消融的冰雪味,然后短暂地把那些扯不开的头绪都抛在了脑后。
虽然他最后也没敢趁人之危做到最后一步……但这算不算诱导勤务人员工作期间玩忽职守啊,他咧嘴笑了下。
然后在三个小时之后,为人民服务完自己却没解了馋的亲弟弟,如愿以偿地收获了亲哥真情奉送的大耳光。

“我是为你排忧解难,你还打我?”关宏宇盘腿坐在床上,眼神里带着悲愤。
关宏峰站在旁边没事人一样往上套裤子,闻言又横了他一眼,“什么排忧解难,你这是自我暴露!你知不知道昨天有多危险!”
“……艹!”关宏宇一个飞扑翻身下床,从后边捞住他,整个人挂在了对方身上,“你知不知道你当时那个状况有多危险?一个结合热有这么丢人吗,至于让你捂这么长时间?!”
“不然呢?”
“承认啊!”
“……承认什么?”
“承认那个……什么,成人需求!”关宏宇挂在他身上乱晃,还啃了他一口,“你是哨兵,我是个向导,咱俩碰一起稍微有点那什么……这是本能!承认本能丢人吗?!”
关宏峰被他搅和的没法好好穿衬衫,这货两只手在他胸前摸来摸去,搅得他又快起反应。他忍无可忍地伸手把关宏宇的爪子从身上扒下来,转了个身面对他。
“关宏宇,你听清楚。”
“……嗯?”
关宏宇愣了一下,然后看见关宏峰衣冠不整,面色却又格外严肃地对他说:“不是所有的本能都有资格被承认,就像不是所有的存在都合理。”
关宏宇一愣,他清楚地看到了关宏峰的表情,那双眼睛此时虽不严肃但却又不轻松,他的嘴角没有像往常一样绷起来,眉头也没有紧皱,但是……他的向导天赋为他传递回的,却是一种名为悲哀的情绪。
悲哀里带着一种无可解的平静——关宏峰的情绪像一杯温吞而寡淡的水,没有凉透,却又不好喝。
“……哥。”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知道关宏峰在说什么,但就像对方因为悉知得来的平静一样,他同样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些东西。

不是所有的存在都合理……就像,不是所有的存在都有存在的权利。
这个国家想干掉所有的向导,因为他们容不下向导;然后他们要干掉的就是这些哨兵,因为他们也容不下哨兵。
他们曾经依靠这些异类活着,如今又要剿灭他们;他们曾经亲手从地狱放出恶魔,如今却在魔鬼脚下靠着欺骗与乞怜生活。
那一瞬间,关宏宇想把这些年他做的所有事情和盘托出,关于那场爆炸,关于象牙塔,关于他蓄意躲进关宏峰家里的图谋……关于自己的身份,和这一切的目的。
但是他不行。
但是这一刻他看着关宏峰的表情,突然有所觉察……一直以来,他大概不是一个人走在那条孤独的路上。

不是因为我们是兄弟,也不是因为我是你的向导,更不只是因为我爱你……我想保护你,拥抱你,对你抱有着原始的、孤独而纯粹的情yù。
“哥……”他伸手抱住关宏峰,“究竟是因为什么?”
关宏峰任他抱住,站在那不做声。
但他在昨晚那座冰封的堡垒再次向他开启时,已经隐约知道了一些事情。
他以为他迈不过去的,他为了他都悄悄迈过去了;他以为他接受不了的,他为了他都默默接受了。
不是因为他们是兄弟,也不是因为他是他的向导,更不是因为他不爱自己……而是因为……

“我们不能允许一个,跟向导结合过的哨兵,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关宏峰说。
“……艹。”关宏宇简单粗暴地做了总结。
关宏峰看了看他,垂下眼帘没再吱声。
关宏宇搂着他转了个身,盯着他仔细看了一会,然后慢慢靠近,发现关宏峰木头一样僵在那,却没有阻止他的时候,没忍住贴上去,狠狠地嘬了一口。
……不管你是谁,亲兄弟也好,不让跟向导结合的哨兵也好,你都是我的。
浑身上下都是我的。
关宏宇勾着他的脖子,用唇舌碾着他的嘴唇。关宏峰僵硬地站在那,一动不动地任他折腾,不配合也不反抗,等半晌之后关宏宇亲够了,然后一把把他推开。
“走吧。”关宏峰微微喘着气,整了下像干萝卜皮一样的衣领。
关宏宇放开他,好整以暇地一笑,扒下自己的毛衣毛手毛脚地给他套上去,“穿我的吧,关大队长不是要直接回队里?皱巴巴地像什么样儿。”
“……嗯。”关宏峰的脸从毛衣领口冒出来,吃了一嘴毛。这衣服上还留着关宏宇向导素的味道,配合着体温擦在他的脖子上,让结合热刚刚短暂退潮的身体又有点回温的迹象。
他喘了一口气缓了一下,“应该还有时间回……”
他想说应该还有时间回家换个衣服,结果房间里的内线电话突然响了,他和关宏宇对视一眼,关宏宇走过去把电话接起来。
“……喂?”
“哎,你是姓关的吧?前台有个人打过来电话,要找你哎。”
“啊……啊?”关宏宇一愣,给关宏峰做了个“前台”的嘴形,“电话啊……他说他是谁了吗?”
“没嗦,估计就,认识你的人,昨天看你进来了呗,你手机4不4没电啦?哎呀赶紧下来啦!”
关宏宇挂了电话觉得有点懵,“说是打到前台找姓关的?谁知道我们在这?”
“不知道,先下去看看。”

然后等他俩收拾好自己下楼的时候,发现一个不速之客竟然堵在了门口。
“你怎么来了?”
“嘿,我怎么来了?”周巡把烟头按进了吧台的烟灰缸里,抬头看了看关宏宇,没好气地说:“我说老关你烧傻了吧!我还没问你关什么手机呢!”
“手机?关宏峰一愣,继而皱着眉横了关宏宇一眼,“你关的?”
“啊,”关宏宇晃晃脑袋眨眨眼睛,“防着有人一个电话打进来,前功尽弃。”
“……回头跟你算账。”关宏峰拽了周巡一下,两人出了门。
关宏宇趁机赶紧接了下电话,发现里边早变成了忙音。
“他什么时候来的?”他问老板娘。
“给你们打完电话……一分多钟之后吧。”
“嗯……”
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应该是因为周巡进来挂断的……那周巡是听到老板娘给他们打内线了?
这人就是谁呢?
他正想着,突然电话又响了,他条件反射地看了一眼外边,发现周巡已经被关宏峰带出很远了,这才示意老板娘接了电话。
“喂,您哪位?”
“叫姓关的听电话。”
“啊?啊,他在这里啊,你说,他听着的。”老板娘按关宏宇的指示说。
“你的小宝贝儿们,被狼盯上了。狼有三只,一只月亮里,一只在海面上,一只吃了自己的妈妈,被挂在了纺车上……”
“啊?”说什么玩意呢……“说明白。”关宏宇沾了点水在吧台上写。
“你说……”然而还没等老板娘说完,那边就传来了电话挂断的嘟嘟声。“挂,挂了。”
“行了没你事了。”关宏宇一个脑袋顶三个大,看了看远处的周巡,心想这年头中二病都流行出来巡街了是么?
他把四张钞票拍在吧台上,然后冲着远处拉拉扯扯的两个人影跑过去。
反了你了,我哥你也敢动?!

论:我的楚路为什么开不起车

跟鸟总@树声羽鸟 脑补了一下如果路总放弃人设不要逼脸地跟楚哥说骚话求艹会发生什么傻屌段子:

partA.
路明非:“师兄……我下面痒……”
楚子航:“你内裤多久没洗了?”

PartB.
路明非:“师兄……我想要你……”
楚子航:“……的啥?”

PartC.
路明非:“师兄……我想吃你下面……”
楚子航:“康师傅还是今麦郎?”

PartD.
路明非:“师兄……我想亲你……”
楚子航:(眨眼.gif)“……亲昵?”

PartE.
路明非:“师兄……艹我……”
楚子航:“不用憋着,你可以把后半句骂出来。”

partF.
路明非:“师兄……可以一起洗澡吗?”
楚子航:(掏出了搓澡巾)

partG.
路明非:“师兄……上我……”
楚子航:“上午怎么了?”

partH.
路明非:(失智下药)
楚子航:(把自己关进冷库三小时+,然后清爽出门)

他在我的脑子里,实在是超A级的天赋异禀。_(:3 」∠)_

【路人碧莲】就是吃吃看看

跟傻鸟鸟 @树声羽鸟 昨天半夜激情开车

换着花样吃了下碧莲

*三观高度不正预警!!!【路人攻QJ梗瞩目!!!!【有微弱玉碧

内容不代表本人三观就是吃吃看看练练车技【接受不了的话真的不要打开真的


总之就是,三观食谱正常请不要打开

打开后悔


……从未交流过却又意外几乎一模一样的设定,对一个手慢的有纲党简直是核爆型的打击。_:(´ཀ`」 ∠):
【尤其是当对方热度比你高的时候
【嗦不粗话【闷声改大纲

我要把我的目标改成,这文完结就好,热什么度,随缘【失智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