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江

丧心病狂,智TM障

因为是大号所以基本上什么都有
吃哪口不吃哪口的可以酌情忽略

我一个,曾经,一度,沉迷辟邪双子的人,突如其来地……【算了不说了。

【对不起王北洛也对不起哥哥给的城更对不起24K好玄哥

【一口真香















ps.但是说实话,面对巫炤这种【在我最需要支撑的时候你放弃了我,那等我缓过来之后你们就都给我去死吧的偏执辣鸡……我竟然感到蜜汁动容【深吸一口

Merry Christmas 🎄! @树声羽鸟 给你的专属圣诞老人w!太可爱咯我的草莓甜心楚!!!

鸟鸟的文在这里:http://shushengyuniao.lofter.com/post/25594c_12d26b150

甩一下断更的锅,顺便来个小论文٩( 'ω' )و

断更这段时间真是太抱歉了,先是遇上了考试,后边身体又出了点问题……总之我没出坑!!!我对小潘叔叔的爱是始!终!如!一的!!!


不过也多亏了这次生病,或者说是终于发现了一直以来困扰我的问题是什么。这次来去匆匆的焦虑症让我跳出剧本开始重新审视哥哥这个角色,我第一次离一个虚拟的角色这么近。




其实越琢磨越发现,白夜的剧本说不上是一个特别完美的剧本,而且照现在这个模式,说不好第二季就要被奶烂尾。但至今为止(在没有第二部的前提下),关宏峰这个角色有一个接近完美的人设,他比弟弟真实,也比弟弟接地气(虽然说看起来第一印象不是这样)。


惊恐障碍发作起来的感觉跟黑暗恐惧症很类似,心慌气短半死不活晕过去醒过来,日常行动全靠一把磨不断的脑神经和强大的心理支持。


我身边有基友,日常有室友帮我熬药陪我吃饭,犯了病有朋友夫妇陪我去医院,害怕恐惧发作我甚至能干出打高铁跑邻省去基友家过周末的事。


而大关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或者说他只有小关,但他无法放任自己依赖小关。然后他还有案子要查,有一群人靠在他身上指着他破案,他信这些人,但事实上却又一个都信不得。他有boss要打,有真相要去追,要还自己兄弟一个清白,想让两人重新设法走到阳光下。


然后呢,他能恐惧吗?他能依靠谁呢?他的血能不能冷,一把铁骨会不会越磨越细,最后渐渐妥协,然后放手说……算了?


我不期待第二部,我也害怕哥哥会走到这一步。


反观弟弟。关宏宇心大的怕是能装下个小宇宙,被人坑他不害怕,在脸上划一刀,在小黑屋关N个月唱这么大一出双簧他不怕,去警局装B入虎穴他不怕……甚至连知道亲哥哥骗他,都能在短暂的愤怒之后瞬间想通,甚至替他进局子。关宏宇还是人吗?他怕不是个太阳神吧。


所以顺手表下态,我吃周关,但只吃周单箭头关。

哥哥不能给别人,哥哥只能让弟弟抱抱,只有弟弟抱抱的世界才是最美好的。




【然后第二季……总觉得有刀锋的前车之鉴,编剧不值得信任……呢

【双关】免疫应答(哨向AU)(32)

等关宏宇走近了,才看见他哥和周巡两人虽然站得很近,但周巡低着头。关宏峰明显面色不善。

关宏宇一脸懵,“走不?干嘛呢你们这。”

“回局里?”关宏峰问。

“不回。”周巡搓了下手,看了关宏宇一眼,“上车说吧。”

关宏峰也没反对,开门上了后座。

“咱们这是干嘛去?不上班啊你们,不上班你们先把我放下啊。”关宏宇带个口罩缩在后座,他的通缉令倒是早取消了,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和目的,跟关宏峰在一起的时候,他还是习惯于隐藏自己。

“去个现场。”

关宏宇瞪着他,心想你去现场带着我干嘛?但是心思一转,没有做声。

周巡在前边开车,烟一根接一根地抽,关宏峰坐在后边闭目养神,也是一言不发。

好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依然觉得身心体验十分诡异。没了结合热和紊乱的精神力无时无刻的干扰,世界仿佛白茫茫一片,有点像吃饱了之后的那种微微满足的脑供血不足,混沌却又充满了盲目的幸福感。

他突然觉得有些微妙的不适应。

然后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周巡确实是找了他一晚上——为了向组织有保留的坦白。

“你说你当天晚上,确实来了现场?为什么。”

“因为当时,有人给我举报,说有‘白党’成员在那非法集会。”

周巡顿了一下,看了远处的关宏宇一眼。

“然后我就自己去了。到了地儿,没看见集会的‘白党’,倒看见了几个小时前大马路上碰瓷儿的冤家,就嚷嚷起来了。我一看,没意思,就走了。”

“你……”关宏峰顿了一下,他原本想问白党集会为什么不带人出警,要自己一个人去?或者,你这些话当初为什么不在审讯室交待……话刚出口却突然想起对方方才望向关宏宇的眼神,继而收住了。“你没发现什么异常吗?比如有人跟踪。”

“没有。”

“你那个线人呢?”

“出了事就联系不上了,艹。”

“我手里,有一份事发当晚的监控。”关宏峰斟酌了一下,“必先别管我是怎么弄到的,有些事情,我需要你实话实说,但不是现在。”

“切……”周巡歪头笑了一下,踢了下脚下的石子,表情有点讽刺,“我说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还不接我电话,合着俩人悄没声查我呢。”

关宏峰没吱声,就那么盯着他看。

“关队,我还叫你一声关队。你不用试探我,你知道我怎么想的,我也知道你在防我什么。我让你防,不防人,就不是你关宏峰了。”周巡低头笑,无声地叹了口气,末了甩了下刘海抬起头,“但你也要清楚,你在干些什么。”

他抬手戳关宏峰胸口,关宏峰不动声色地躲了一下,躲完之后又有点尴尬。

周巡突如其来的火气大概是针对关宏宇的——自从上次发现了向导用增幅器之后。

“白潮”以来,“白党”的定性已经算是反政府武装,他接到线报为什么不直接带人去现场,而要一个人去呢?其实很简单,因为关宏宇……或者是因为关宏峰。

向导用增幅器是种违禁装备,大概率出自极端组织——周巡是怀疑他俩在搞猫腻。但他并没有轻易地选择相信哪一方,没有轻易地质疑他,也没有轻易地放过关宏宇,甚至对组织采取保留态度。

周巡一直是个明白人,关宏峰既庆幸又有些说不上来的愧疚。

关宏峰在摇晃的吉普车上默然叹了口气,顺手拍开了小关同志犯欠去拽他衣角的手。

“你知道你现在什么处境吗?”关宏峰突如其来地发问。

“切,”周巡笑了一下,猛打转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不信你,就是王八蛋了。”

关宏宇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刚要张口,手随即被关宏峰捏住了。

“你知道就好。”关宏峰说完继续闭目养神。

周巡笑着摇了摇头。

既然有关宏宇在这,他便不能信关宏峰,关宏峰也必然不信他。但他心里清楚,在这个状态下,如果警方上层松动了,无论对方是什么人,都会先把私通“白党”的罪名给他坐实。

所以此刻他不得不先跟关宏宇同上一条贼船,先把这件事情查清楚。

“到了。”

“……这就是你那个线人家?”

“应该就是这儿,我派人跟过他。”

“无论如何,先上去看看吧。”

关宏峰决定了的事,关宏宇当然轮不上反对,他一耸肩,表示既然都到这了那不上去也得上去不是?

三个人贴边上了楼,周巡敲了敲门,“嘿!查水表!”

里边没人回应。他贴在门上听了听,看了那俩人一眼,小声嘀咕了句“不应该啊”,然后继续敲,突然感觉关宏峰踢了踢他脚后跟。

“干嘛?”周巡一愣。

“起来,抬脚。”关宏峰一低头,就势就要往下蹲。

“啊?”周巡顺着他的动作抬脚,赫然发现自己脚底下踩着一张水费单。

关宏峰戴上手套,把那张薄薄的纸捏了起来,赫然看见上边的日期是两天前。

“啧,”关宏宇一下没忍住乐,“我都看见了,对门也贴着呢。”

周巡看了关宏峰一眼,尴尬地甩了下头发,“咳,那什么,怪不得没人应呢哈。”

关宏峰没理他,他搓了一下那张机打的热感纸,发现上边有一抹不太寻常的颜色。他顺着刚才的位置,伸手一按门口的脚垫,手套上瞬间沾上了暗红色的渣滓。

他蹭地站了起来,“周巡,破门。”

周巡一看关宏峰反应不对,刚要掏枪,那边关宏宇已经一脚飞过来,老式的木门门锁咣地一声被他踹开一个洞,锁芯飞了出去,咣啷啷地在水泥地面上打了几个滚,被一只横在那的脚拦住了。

那是一只穿了鞋的脚,它的旁边还有一只没穿鞋的,已经微微浮肿了。

周巡攥紧了枪,慢慢地摸了过去,转过墙角,眼前出现的是一张灰白的脸——人已经没了。

……灭口。

三人的脑海里,一瞬间同时浮现出了这个词。

 屋里的两个人,看起来都是一击毙命。

周巡去一边给外勤组打电话,关宏峰退到一边穿上鞋套,然后在屋里转了一圈。这是间两室的老房子,单向朝阳,没有客厅,房龄看起来在30年左右,双层铁窗,只能从内部打开。他回到门厅,带上手套捡起刚才滚落的在地的锁芯,发现依然是双旋扣死的状态,而这种老式锁芯内外是两套系统——这意味着最后出门的人把门从外边反锁过。

关宏峰翻出个证物袋,把锁芯放了进去,斜眼却看见关宏宇站在里屋的衣柜边,开着柜门往里看着什么。

“你还在这干什么?外勤组一会就到了。”

“啊?哦。”关宏宇反应过来,指了指衣柜里边,“哥,你看这玩意是不是……”

关宏峰顺着他的角度看过去,发现角落里边塞着一团黑色的东西,关宏峰扫了眼上边的一架,扒拉开关宏宇,伸手轻轻地把那玩意拎了起来抖开。

那是一件黑色的连帽大衣。

“……我靠,哥,这不会真是咱们监控里看见那玩意吧?”关宏宇扒在他肩膀上探过头来。

关宏峰眉头一皱,“你走不走?”

“走走走,走,这就走了。”关宏宇点头哈腰,缩着脖子溜边跑了。

15分钟后,外勤组到场。

周巡看了看表,心想,得一方面,这线索又断了。另一方面……她看了看蹲在那跟高亚楠说话的关宏峰。

……今天又是个无眠之夜啊。


ps、说的没脱圈没脱圈,信我

其实是有画角色的,但,冲着那个刘海,并不好意思打tag_(:3 」∠)_

精分废人放张前段时间的打卡,方便组织认路

【双关】七夕快乐

关宏峰在商场门口跟关宏宇擦肩而过的时候,看见他手里拎着个盒子。
兔崽子明显看见了他,但是依然装模作样,眼观口口观心地跑了,跟个兔子一样。
当时周巡站在他旁边,一脸问号,说你弟弟怎么看见你就跑了,见了鬼似的。
关宏峰把目光收回来,抄着兜笑笑,半晌抬手敲了敲表盘,说可不是见了鬼么。
周巡探头一看,哦,上午九点半,逃课啊!怕你抽他?
关宏峰扯了下嘴角,我早不抽他了,估计是交了什么小女朋友,怕我问他。通知二组改线,嫌疑人转移了。
周巡盯着他的背影几秒钟,然后恍然大悟地跟了上去,心想可不是么,粉红色的包装。

关宏峰躲在墙角,从玻璃门的反光看见嫌疑人搂着一个女人上了量红色桑塔纳,半晌又从另一边开门下来,从副驾驶拿出一个粉红色的盒子,敲了敲玻璃递了进去。女人打开,惊呼,然后兴高采烈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关宏峰愣了一下,捏了捏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发了条短信出去。

“晚上回妈那吃饭吧,我也回去。”

关宏峰其实是怀了审他的心思,但晚上却没能回去,他被嫌疑人十年前绑架的妇女一刀捅进了重症监护室。
关宏宇踉踉跄跄地跑过来的时候,手术室的红灯刚熄。
他脱力一样地滑到了地板上,搓了一把脸。

怎么回事。
斯德哥尔摩,被绑的爱上了绑她的。

周巡吐了口烟,凶手被他一脚踹成了内出血,这会儿也在隔壁抢救。

那女的猪油蒙心了,收了这孙子一对戒,以为他俩真爱呢——就上午,在我们眼皮子底下。
啊?

关宏宇眨眨眼,听着隔壁ICU的动静。
你们办案,真是什么事都能遇上啊?
啊,是。

ICU里人影憧憧,关宏宇死死地盯着门上那个小窗。

嗨,别担心,你哥没事,公大教的那两下还算没丢,避开要害了。
嗯。

护士走过来,周巡赶紧把烟掐了。
正好隔壁抢救室的门开了,关宏宇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却看见病床上躺着的是个女的。

你……你没事?
啊?……啊。
……对不起。

关宏宇没吱声。

你觉得,你们这算是事儿么?你真喜欢那个人贩子?

周巡背着他咳嗽了两声,踩了他一脚。
关宏宇的眼神分外认真。

我……不知道。

那女人垂下眼来。

我只知道,我只有他了。无论他是什么人,对我做过什么。我只知道,我没死,我活着,而以后……我也只有他了。

可闭嘴吧,你特么现在比他严重!你这叫杀人未遂,三年起步!

周巡骂骂咧咧,声音却不见太多火气。
女人垂眼笑笑,被推了出去。

……这都什么事。

周巡摸出刚才的烟屁股,嚼了两下呸了出去。
隔壁的灯被调暗了,关宏峰看样子要留在里边观察一夜。
关宏宇拍了拍他的肩,走过去趴在玻璃上看那个人。

走吧周队,我在这守着。
你行么?明天又逃课?
没事,明天晚上的课。
嘿,你可别骗我,回头你哥醒了弄死你。

周巡嘴里说着,还是把外套搭肩上撤了。
关宏宇回过头,从帘子的缝隙看着里边影影绰绰的那张脸,心电图仪器的指示灯隔着帘子一闪一闪,像极了那天关宏峰指给他的星星。
关宏宇顺着墙坐下,掏出裤兜里那个不知何时捏扁了的烟盒,从里边抽了半根揉碎的烟屁股叼上,却没有点火。

他和他的小哥哥只有一墙之隔,他躺在硬邦邦的病床上,他坐在冰凉凉的地板上。

我只有他了。
……我不知道。

关宏宇歪着头,贴在玻璃上,仿佛能听见心电图的嘀声。
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掏出那个烟盒,倒出两个东西。
那是一对一模一样的领带夹。
他拿起来看了看,把一个装了回去,把另一个装进了兜里,然后半晌又拿了出来,跟嘴里的烟屁股一起装回了烟盒。
墙上的电子计时器动了一下,从00:00,变成了00:01。
关宏宇把烟盒扔进了垃圾桶。

ICU外边的天亮了,他把手贴在了玻璃上。

你说的,咱家都是传统人,不兴过洋节。

七夕快乐,哥。

其实我真的努力想写两笔的,但是一个面临考试的我,嗖地一下把前边忘干净了。_(:3 」∠)_
【求求你们爱我别走【一个巨大个的拥抱

就你淮家那结婚证。【就不打tag了【毕竟某人在我这都没人权的_(:3 」∠)_

最近我才知道,原来在好多人看来,lof是一个类似于bx和bcy一样的粮仓型产品?
我这个号虽然一直没用,但是也有五六年了,lof内测的时候身边就有人用。也是不是因为我中间空得太久,所以lof这个地方在我看来还是跟它早期定位没太大差的一个“轻博客”产品。
既然它在我这是博客性质,那就意味着,我产什么粮萌什么东西全靠我个人喜好。所以不要私信我说什么“你为什么不产XX”“产点XX吧,lofXX太少了我想看”不会睬你的。
不要以为用私信而不是直接评论就等于尊重了,我不这么觉得。
lof是一个私人的展示平台,不是一个定制型服务产品。
请悉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