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江

丧心病狂,智TM障

因为是大号所以基本上什么都有
吃哪口不吃哪口的可以酌情忽略

【双关】免疫应答(哨向AU)(3)

忘了说,关于小关个向导为什么能用精神力黑交通摄像头这件事是我的私设金手指,不是世界观二设。也就是说,他能这么干不意味着其他向导也能~

—————————————

关宏宇十分费劲的把他哥拖回了家,进屋二话没说先开了灯。
关宏峰这会看起来像是好了一点,关宏宇把人放在沙发上,直起身扶着腰喘气——这货简直太难伺候了。
“哎我说我其实是你表弟吧……”关宏远呲牙咧嘴的转着肩,脱下衣服甩在沙发上,“你等一会,我擦把脸。”
结果他衣服脱到一半还没转身,就发现衣角被人扯住了。
关宏宇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回头,“哥你怎……”
“你还没换鞋……”关宏峰半死不活的哼哼。
关宏宇:……
他觉得这货离有事远着呢。

等关宏宇换了鞋洗了把脸回来的时候,看见关宏峰窝在沙发上不动弹,手里还扯着他换下来的衬衣。
关宏宇抿了下嘴,轻轻的在他旁边坐下。
关宏峰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慢半拍似的皱着眉头眨了眨眼。关宏宇摸了一把他的额头,顺手把手插进他头发里轻轻顺着。
关宏峰的头发湿乎乎的全是汗,他顺着对方抚摸的力度艰难的喘了口气——他的精神阈值是其他哨兵的好几倍,但是精神力也相对的更容易过载,往常严重的时候,一声尖叫一个脚印或者一截烟灰都能变成他发作的诱因,加上他的身体条件并不怎么好,一路上反复折腾了好几次,差点没把关宏宇累死。
他也不是不抱歉的……他弟弟是个向导,他自己身为一个哨兵,却几次三番的需要对方来捞。
应该是我来保护你的……关宏峰在群魔乱舞的精神暗流里抽着空子想。
“……咱俩谁保护谁不一样么,”关宏宇拍了他脑门一下,轻轻的把他的脑袋放在了自己腿上,伸出手给他揉着太阳穴,然后再次慢慢地放出精神丝线,“别胡思乱想,闭目养神”,他说。
关宏峰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果然没再想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对方的呼吸声渐渐平稳,关宏宇才慢慢地从对方的精神图景中回过神来。
关宏峰的精神图景中依然是漆黑一片。
他能听见,能感受,却看不见也摸不着。他知道关宏峰在那,他们能说话,能交谈,他总是能在那片黑暗里找到他然后带他走……但关宏峰从未牵住过他伸出来的手,只会沉默的跟他走。在那里他接触不到他,就如同一无所有的虚空。
关宏宇看着他哥安静的睡脸,然后替对方揉开皱紧的眉头。

没有任何奇迹不需要支付代价。
他和关宏峰是天生的哨兵向导。关宏峰早他两年觉醒哨兵,但等到他卡在十八岁的边缘觉醒向导天赋的时候,却惊悚的发现他们之间天生带着精神链接。
当时他欣喜若狂,关宏峰五雷轰顶。
这几十年来,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家庭希望一个向导天赋的孩子在自己家里诞生。
他们父亲去世的早,在他妈的概念里,家里有关宏峰一个哨兵就够了,关宏宇是普通人最好,就算再来一个哨兵也算……可就不能是向导。
那时候“白潮”之后的向导恐惧还留在人们的脑海里,几乎每天都有呼吁限制向导人身自由的声音冒出来,哨兵在强压下全员缄默,幸存的向导人人自危——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身体里是否埋着原罪般的基因炸弹。
但他却偏偏是个向导。
大家都一副丧脸盯着他,关宏峰和他妈一致决定,不暴露他的向导身份,向导素的问题由关宏峰去搞定。
事实上看看今天的结果,他们当初可能是对的。但关宏宇当时自己觉得这样挺好的,因为这样他就不需要把他亲爱的哥哥交到别人手里了。
他们不需要熔体结合就拥有着精神链接,他们彼此天生就是对方的依靠——尤其是在母亲去世之后,他更是这样觉得。
但如果……如果他哥不需要为此受这么大的罪就好了。

关宏峰迷糊了一会,慢慢地睁开眼睛,神色一片清明。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他问。
关宏宇的手指猛然停住,他反应了一下,“……可能是双胞胎之间的心电感应?”
“你放屁!”关宏峰猛地甩开他的手,站起来的时候因为重心不稳晃了一下,“我从没听说过任何一个会读心术的向导……还有你刚才怎么找到我的?你瞒着我做了什么!”关宏峰一把拽过他的领子,把他按在了沙发旁边的墙上。
“哎你别激动,刚缓过来你不怕把脑浆子晃荡出来?”被他怼在墙上的关宏宇一脸无奈,“我真是蒙的,就随口一说,你这是自己招了啊?嘿,还挺准。”
关宏峰凑近了盯着他的眼神,刚恢复不久的精神力无声的铺开。对方轻微收缩的瞳孔,绷紧的的喉肌,流速加快的血液——关宏宇说话时分毫的动静一瞬间都暴露在他的领域里。
“真的?”
“真的啊。”关宏宇的表现一派天真,他往关宏峰那边凑了凑,用气声在对方耳边说,“哥你靠的太近了,我把持不住的。”
关宏峰觉得自己的火气都收不住的往脑子里冲,觉得简直想伸手掐死他这个遭瘟的弟弟。
沙发上关宏峰的手机亮了一下,关宏宇眼尖先看见了,“哎哎,你手机亮了”。
关宏峰头也不回的拽着他领子。
“真的!”

关宏峰瞪了他一眼,松开他去摸手机。等他拿起手机的时候电话已经断了,他回过去刚“喂”了一声,就听见有人在那边嚎。
“卧槽老关,你这把手机当传呼机用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好啊?”
关宏峰激灵了一下,随手把音量调小了,“说,什么事。”
“啧,现场的水机柱子让技术组扒出来了,有点料。海港那边明天早晨要提走,你最好先来看看。”
“现在?”
“现在现在。”
关宏宇看了他一眼,贴过来明目张胆的偷听,被关宏峰按住脑袋往旁边推了推。

“周巡让你去队里?”
“嗯。”关宏峰压了电话开始穿衣服。
“哎哥哥哥哥哥”,关宏宇赶紧跑到前边,老母鸡一样张开手拦他,“我说你不要命了啊,你弄明白你今天精神力突然过载怎么回事了么?”
“怕黑。”关宏峰冷着脸套围巾。
“……”关宏宇无语,“扯淡呢,当时连我都能感觉到精神威压!”
“……连你?”关宏峰挑起眼睛看他,“你本事那么大,什么感觉不出来。让开,别把着门。”
“我不!我今天就不让你去,你看看你都什么样了,破水泥柱子能加什么料,有什么非得你看的!”关宏宇英勇就义的挡着门。
“……”关宏峰的眼神倏地冷了下去,脸上几乎带出了冰碴子。
关宏宇瞬间发现自己又说错了话。
关宏峰一声不吭的拨开他,提了鞋柜上的矿灯抬脚就走,门拍的山响。


“62.5R的P·II型硅酸盐水泥,里边混合了织物加筋,在不破坏尸体的前提下,技术组处理了一晚上才凿出个大致情况。但是关队你看……”
关宏峰顺着技术组小陈的指的位置看过去,“加筋织物不是随意混合的,手法很特殊,但不完全是增加水泥强度,如果为了增加开凿尸体的难度,那掺胶更为合适,不知道凶手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方式。”
“纤维的取样分析呢?”
“在我这”周巡摔过来一个文件夹,“赵茜刚给我的,跟下午在现场发现的纤维样本一致。”
水泥灌人……这根本就就不是正常人能做下的事。
关宏峰拿了块水泥碎块,用手搓了一下,还挺硬。
“要想把尸体跟水泥完全分离,大概还需要多久?”他问。
“嗯……我觉得起码还得一两天吧。”小陈皱眉。
“等不了那么久了……周巡,联系一下军方,确认一下三个月前阳川的抗洪抢险工程是哪个军区负责的。这种织物加筋的垫注方式,最常见的就是河堤。联系到的话,问一下他们的加垫织物是哪个厂家提供的……还有那个现场的鞋印,能确定鞋型和品牌吗?”
“鞋?啊鞋查过了,是个大杨树市场的那种地摊货,市内起码三四百家摊贩在分销,这还不算电商渠道,根本没地方查去。”周巡烦躁的挠了挠头,“军区我带人去,别的呢老关?”
“……其他暂时还没有,不过我直觉,这是有针对性的预谋杀人”,他想了想站起来,跟旁边人说,“把三四组都撤回来,别查鞋了,帮技术组一起清理尸体。军区那边我跟你去,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南山军区,我还有点其他事要确定”。

评论(10)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