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江

丧心病狂,智TM障

【双关】免疫应答(哨向AU)(25)

在后边加了一小节


跟撒泼打滚溜门撬锁的赵馨诚不一样,周巡进来之后非常的安静,意外地没有放任自己袭警。
想来应该是顾局和老关那边有什么安排,没人过来给他戴手铐,也没人看着他。周巡把脚翘到了桌子上,黑暗正好提供给他一个适合思考的环境。
凌晨安甲子巷那个现场还是他带人出的,谁想到半天之后就变成了这样。当时他看见那两人一狗倒在血泊里的时候也愣了一下——几个小时之前大马路上吵过架的人,在他蹲路边抽根烟的功夫就变成了两具冰凉的尸体。
当时他带队回来,让赵茜去打申请调临近街区的天眼,结果申请还没发出去,先收到了居民报案。几分钟后他与那个来报案的小卖部老板面面相觑,那小老头哆嗦地像筛糠一样,死活不说话要见领导。
“见个P的领导!”周巡暴力执法指挥小汪从对方手里缴了械。
U盘质量不太好,有些接触不良,最后缠了三圈胶布才成功插上。视频质量不太好,全是雪花,里边的人甚至像卓别林的默片卡带一样,走出去又倒了回来,然后再走出去。
“你这什么破摄像头啊?就这画面质量能拍着脸吗?”周巡被这破烂折磨了十几分钟,终于没忍住骂了出来。然而没等他喷完粪,就明白了报案人为什么见了他抖得像筛糠。
是个人都遇到这操蛋事都得抖。
但是他清楚地记得,当时他让小汪去周边调一下监控,小汪什么都没调回来。那么为什么在几个小时之后,他自己会出现在监控录像里呢?
周巡想不明白。
人不是他杀的,那监控肯定就是假的。但就那么一会,监控是怎么造假的?
视频中人的穿着打扮,甚至习惯性动作都跟他一摸一样,连他都觉得那应该就是他本人。但这不可能啊……除非他能像魏征一样,有在梦里斩了泾河龙王的本事。
周巡觉得自己现在一闭眼睛就是黑白监控里走走停停,然后还会突然倒回来的小人。他啧了一声揉了揉脸,觉得自己可能需要根烟。
烟早被没收了,他掏了掏兜掏了个空,索性装模作样地假装夹起一根,在虚空中点上,然后伸到前边的扶手上弹了弹灰。
一个动作之下,他突然愣住了。
人走回去……又倒回来,再走出去。
烟点上,灭了,消失了。
然后那个人靠在女儿墙的边上问……有烟吗?

“……卧槽!!!”
周巡一个鲤鱼打挺从审讯椅上跳下来,冲到门口把铁门摇的叮当乱响。
“哎!你们……那个谁!老关来了么?!快快快帮我叫下老关!”
走廊旁边值班的小警察吓了一跳,赶紧跑去帮他找人。值班的人走了之后,隔壁铁门吱呀一声,栏杆里边突然探出了黝黑黝黑的半张脸。
“老周……你怎么也进来了?”那张胡子拉碴眼袋铁青的脸问。
“……”合着这是给他们哥俩关一块了。“有烟么?”
“有。”赵馨诚翻了翻裤兜,翻出半截烟屁股弹了过去。

“……那个,小赵,你要不要先回去收拾收拾?”顾局坐在关宏峰的工位上,压了打给白局的电话。
“啊?啊,不用了。”赵馨诚打了个哈欠,“走了还得来。该写的东西我在里边写得差不多了,该处分该停职我也接受。现在就帮你们分析分析,现在这个情况跟我当时遇到的一不一样,然后一会彬来接我,我就趁机放长假了。”
“行,小关归队了,这案子就还是他负责。”顾局站起来拍了拍赵馨诚的肩膀,“回去给老白问好。”
顾局走了,关宏峰从一边的沙发遛回了他的椅子上,还十分矫情地调了下高度。
周巡盯着他的眼神像要吃人。
“丢不丢人,周副队长?”关宏峰转着那根从领导办公室顺回来的白板笔,“大半夜的,跟人路口吵架,然后被人拍下来做了假视频栽赃构陷。”
“不是我说,他们犯罪分子的技术怎么这么好了?人物动作拼一拼整合一下,就是一个新场面啊……”赵馨诚揪着自己隔了好几个夜的胡茬子。
“稀罕么……”周巡翻了个白眼,“烂尾楼结案那天,那么多人在楼顶上,都没看出来最后那段是凑出来的全息。”
“准确的说,不是全息,是群体性的精神干扰。”关宏峰站起来在玻璃上画了一条线,“事后我们技术科整理了现场所有人目击证词,事实证明,每个人所观察到的时间节点,都有微妙的差距。但人的记忆力并不准确,跟事实有所偏差是正常的。重要的是,你所看见的不合常理的事情。”
关宏峰在那条线上画了一个点,“前一段时间我没有跟进,但如果按我们刚刚分析的,结合之前所整理的信息,假设在这个时间点上,康冀点了一次烟,而后在这个点上,他又要了一次,中间这根烟凭空消失了。那么就证明,精神干扰发生在这个时间段内。”
“这个烟……都几个人看见了?”
“除了我之外,还有三个人,其中一个人递给了他第二根烟……都特么看见烟没了,不反应一下,还递!”周巡啐了一口,“都特么点儿废物点心……”
“但是我明明看见他举遥控器的,这个你们都没看见?”赵馨诚一脸玄幻,他一个哨兵,竟然连自己的眼睛和脑子都不能信。
“除了你之外,没有其他人看见他举遥控器。所以有一种可能是……精神干扰的释放时间是有差别的,至于为什么有差别,暂时无法定论。”
“所以……他是真的想按下按钮的?”
“……”关宏峰没说话,调出了早晨那段录像。
录像里的人走出来又倒回去,关宏峰放了三遍,然后赵馨诚大叫一声喊了停。
安甲子巷往北是红莲六街,画面右上角能看见红莲路上火车站高塔上的时钟。
在那两个人来来回回的走走停停到第三次的时候,时钟的指针向右挪了一点,跳到了零。
在人卡带的时候,时间一直在向前走着。


“这说明什么?”

“说明……眼见不一定为实。”

“就这样?别的呢?”

“没有别的。你没看出来吗?这段录像是有人专门弄来提醒我们的。”关宏峰耷拉着眼睛顿了一会,他刚醒不久,上午又有点着急,这会儿明显有点精神不济。“就是提醒我们……眼见不一定为实。”

有什么不合理的东西出现了两遍,那就是钥匙。

你所看见的真相,可能是另一段时间的剪辑。

安甲子巷的凶手另有其人,而这个伪造视频的人,目的不是为了陷害周巡,他的目的是康冀。

……关宏宇说得没错,烂尾楼的事情还没有完。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