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江

丧心病狂,智TM障

【双关】免疫应答(哨向AU)(2)

三个小时没找出和谐词,心态炸裂

————————————

关宏峰叫了辆出租,到了周巡电话里跟他说的地方。
案发现场在西四环外,跟海港区的交界地带,是个烂尾楼。
关宏峰刚到楼底下,就看见周巡踩着大军勾踢里踏拉地往过跑,身后跟着个短发的小姑娘。
空气中隐约传来泡桐花的味道,关宏峰神色一凛,耷下眼皮扫了周巡一眼。
周巡心领神会,拍了拍他的肩,简单介绍了一下。
“周舒桐,jǐng校刚毕业,顾局亲自招进来的”,他托了一下周舒桐的后背,把她往前推了推,“长丰支队队长关宏峰,太有名了,不用介绍了吧。”
周舒桐慌慌张张的点点头。周巡嘿嘿一乐,嘬了下牙花子,“老关,顾局说让她跟着我,我看还是先跟着你吧,跟着我多不方便。别看小丫头片子这样,今年的荣誉毕业生,业务能力可以……汪儿!小汪,你先带小周熟悉下现场,我跟老关有话要说。”
“哎!得嘞!”小汪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把人领走了,周舒桐临走回头看了关宏峰一眼,眼神战战兢兢的。

“……你什么意思?”关宏峰被周巡扯着走了两步,停下来问。
“你懂了哈,她那个……”周巡搓了搓手指,组织了一下语言。
关宏峰盯着他,“她是个向导。”
“那只是一方面……主要是那个,她是刘长永的闺女。”
“啊?”
“啊什么啊”,周巡点了根烟,“老刘这人,我虽然顶不待见他,但是人都没了,又是给你顶的缸……所以顾局发话了,我就接着。不过我没琢磨明白,顾局到底知不知道她是个向导?”
“不清楚……我猜不知道。”关宏峰不自觉地摸了摸下巴。
“也是哈,小丫头片子挺有两下子的,jǐng察学校这么多年都没发现丫是个长后眼的。我这要不是因为见识过你弟这么个货,也真看不出来。”
“别说这个了,案子怎么样?”关宏峰上手掐了周巡的烟,两个人往回走。
“嗨,这个……”
“周队!海港那边的人来了!”
“草,这会特么来了,早干什么去了!”他气急败坏的吐了熄了火的烟屁股,抬手招呼人过来,自己脚不着地的跑了。

周巡跑去迎接他海港支队的老相好了,关宏峰跟着小刑jǐng自己上了楼。
他展开精神力,略微扫了一下周边。

这片地方在清理前是个小商品批发市场,后来京港因为zhèng策原因限制了外来人口,清除了余缀行业之后,整个集市面临拆迁,土地盘给了一个临省的开发商。但在一年半年之前,由于施工点脚手架坍塌,砸死了三个工人,家属堵上门要求理赔,fǎ律程序走到一半却突然不明原因发生了争执,其中一人的妻子——一个七个月的孕妇,从塔吊上跳了下来,一尸两命。这事一出直接激起了社会yú论,检chá院同时收到匿名jǔ报电话和一封实名jiǎn举信,一致jiǎn举开发商丰禾集团负责人行huì土地资源厅某高guān。一石激起千层浪,海港经侦支队协同检chá院设置了专项调chá组,专门针对这起事件展开调查。30天后,海港区检chá院依法以涉*嫌行huì罪将丰禾集团董事长张丰和决定dái捕。

“反正这事之后啊,这楼就烂尾了,到现在都没人敢接盘。”小陈呼哧气喘地带着关宏峰爬楼,烂尾楼的楼梯间还没封好,楼梯旁边没有隔墙,直接通到外边。“案发现场在十八楼,据推测是第二现场。去年那àn子之后,所有的建筑机械——包括出事的塔吊和升降机,都被各个设备方收回了。现在这儿是一点电都没有,这季节七点之后就乌漆麻黑的,也不知道那孙子是怎么上去的。”
“周围群众走fǎng了么”,关宏峰的脚步不明显的顿了一下,他扶着墙,指了下楼下不远处私搭乱建的棚户区。
“啊,去了,没有目击者。都说昨晚上楼上半点儿火星都没见着。”
“你看过现场了么?”
“还没呢,我刚从下边回来,不过听周队他们在台子里说的,现场可能有点……”
“嗯,那先上去再说吧。”关宏峰不动声色的闭了下眼睛。

等关宏峰真正撩开十八楼的jǐng戒线的时候,他才知道小陈刚才的欲言又止是什么意思。
现场三具尸体分别被人用水泥浇进了柱子里,只露出了手脚和头顶,看手指是两男一女。尸体很干净,古怪的是三个人的头顶全部朝向着一个方向,有一种宗jiào仪式般的毛骨悚然。
关宏峰转了一圈,除了技术组采集过的几组鞋印和一些奇怪的织物纤维之外,没有发现其他新的东西。
“为什么判断这是第二现场。”他绕过那些砌了人的柱子,顺着尸体头顶的方向向外看,然后再次放出精神力扫了一下周边区域。
楼下警jiè线外围围了不少人,窃窃私语的声音不断的钻进耳朵,却明显没有什么关键信息——大部分人连这片地方为什么围起来都不知道,都在议论一年前的旧事。而整栋楼像死了一样,除了他们的人之外,再没有一点其他的风吹草动。被废弃的建筑材料安静的堆在角落里吃灰,偶尔有穿堂风刮过去,把什么东西的包装袋吹走了,塑料袋的棱角划在地上发出吱啦吱啦的响声,防雨的塑料布跟着哗啦啦的抖着……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起码暂时看来是这样。

“……关队?关队!”
“嗯?”他把外放的精神力收了回来,结果回过神看见法*医高亚楠正一脸担心的拽着他的胳膊。
“怎么了?”
“……你差点掉下去!”高亚楠拽着他向后连退了几步,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无意中走到了没有围挡的墙边,下边就是百米高的水泥地面。
“关队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刚才叫了你一分钟你都没答应,一直往前走。”
“嗯?有那么久吗?”他明明觉得自己就出神了几秒钟而已。
“准确的说是三分五十九秒,等我发现你不对劲的时候,你都已经在那晃了三分多钟了。”高亚楠皱着眉头看他,突然就背过身小声说,“你这个样子……宏宇最近是不是不在,出什么事了吗?”
“没,他那没什么,是我自己的问题”,关宏峰突然话锋一转,“刚才说到,为什么确定这里是第二现场?”
高亚楠一愣,余光从楼梯间的缝隙扫见周巡带了海港区的人上来,瞬间心下了然。
关宏峰这偏瘫天才的武力值全弥补了精神力——他逆天的精神力几乎是周巡的两倍,所以在他感知到别人的时候,别人一般还没发现。
但周巡的精神力也是同届中的佼佼者,能跟周巡打个平手的赵馨诚自然不可小窥——更何况还有韩彬的警告。
高亚楠看了看手写材料,“因为尸体现在的状态所以没办法进行尸检,但尸体中80%的血液都已经被放光,现场没有发现大量血迹,也没有鲁米诺反应。看暴露在外的尸斑和手指的僵硬程度,死者死亡已经超过48小时……”
“这案子报案者是个摄影师,这小子闲的蛋疼,连着好几天来这拍他的什么车水马龙”,周巡把话接了过来,“据他说,下午来的时候,这邪jiào现场还没布置呢。”
“而且排除了摄影师的三双鞋,新近的脚印只有一组,按鞋号来讲不属于任何一个被害人。所以这里应该不是第一现场。”高亚楠合上文件夹甩给小汪,“我什么时候成了你们技术组的人了?”
“先别说这个了,其他的呢?”周巡问。
高亚楠:“其他的就是,按信息素分析,这三个人……都是哨兵。”
“……真的假的?!”周巡看了关宏峰一眼,关宏峰点点头。
“我去……一个人干掉了三个哨兵?”
“还不能确定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伙”,关宏峰说,“你们现在要做的,是赶紧留存现场证据,做第二次清理,之后连夜把那三个柱子解决一下,尸体送检;水泥查一下型号和厂家……现场没有发现水泥罐装机,是消失了还是使用了别的方法,查的时候准备了解一下它的灌注方式,注意一下截断面;还有那双鞋,从牌子开始查。”
这个季节,五点多太阳已经开始向下落了,关宏峰闭了下眼睛,“方向就这些,周巡你安排吧,我晚上不开工。”

那边关宏宇之前kē了药之后,像脱缰的野狗一般蹿出来。
他在他哥家窝了大半年,现在出了狱之后觉得天是蓝的草是青的,连空气都是干净的。
他把他那精神体放出来跟着他撒欢,顺便屏蔽了其他人的权限,溜达到以前常去的音素酒吧,强行把门敲开要了杯喝的,临走还跟老板娘抛了个媚眼。
刘音的回应是拎着棒球棍把他拍到了大门外。
“嗨,我说关饕餮啊~大长腿怎么越来越没有女人味了,别是让我哥教坏了吧。”
小泰迪一脸傻白甜的看着他,被扫地出门的关宏宇揉了揉精神体的脑袋,看了看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关饕餮,咱溜边走,前边带路”。
关宏宇偷鸡摸狗地去了京港rén大找韩彬的父亲韩松阁,一方面是为了抑制剂的事道谢,另一方面是韩教授要见他。
关饕餮走在前边,一路都没有发现敌意警报,他心理稍微有点放松,心想着毕竟三年多了,老百姓的记性哪有那么好,他哥真是职业病。然后大摇大摆的晃进了大学,却在办公室门口被告知韩松阁下午有研讨会,让他在办公室等一下。
结果韩教授开完会又要拎包赶飞机,他俩急匆匆的见了一面也没聊出什么具体的话题,只简单寒暄了几句,关宏宇出来一看天却已经黑了。
关宏宇掏出手机给关宏峰打电话,结果关机,他又打家里座机,也没人接……最后打给了高亚楠,高(hh)法医表示她家老大位*高#权^重晚上不开工,早就回家看孩子去了。
然而需要被看的巨婴关宏宇本人现在在外边,家里黑灯瞎火的没有人。他脑子嗡的一下,心想别是他那别出心裁的二百五哥哥以为他真会听话到天黑前回来,下午临走忘了给自己开灯,一进门让吓晕了吧。
关宏宇急的直跺脚,冲下马路拦了个车,上车二话没说直接精神控制了司机开飞车往回家赶。
结果等他到了家,才发现关宏峰根本还没回来。
关宏宇气急败坏的砸上门,跑到崔虎的狗窝用精神力黑了交通摄像头。
崔虎在旁边看的叹为观止,“你……你们哨兵向导这……这……”,关宏宇三分钟完事,咣叽一声拍上门跑了。
“ 这发操作真是,sāo……sāo啊 。”崔虎看着他的背影艰难的把话说完。

交通摄像显示关宏峰一个多小时前钻进了小亮河旁边的一个城中村,关宏宇心急火燎的跑过去,没走两步就看见他哥被人用酒瓶子抡了出来。
关宏峰躲开那老头的酒瓶子,却自己没稳住差点闪了个跟头,刚勉强稳住老头儿子的铁锹又招呼了上来,他弯腰一低头,结果正好闪进了路灯打下的阴影里,他呼吸一滞恍惚了一下,眼看就要被拍个正着,落在头顶上方的铁锹却突然被人撑住了。
关宏宇站在亮光的一边,手里拽着对方的锹,居高临下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他觉得好像是担心和嫌弃。
“嘿我说大兄弟,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当咱这地界三不管呐。”关宏宇别了别脖子,卸了对方的锹。
“饭能瞎吃,话不能乱说。”举酒瓶子的老头上来把他儿子挡在后头,“你俩要是个明白人就赶紧滚,这没你想知道的玩意。”
关宏宇眼神一暗,却感到他哥拽了下他。关宏峰从地上爬起来,几不可见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动精神力——从他进来的时候就觉得有人在暗中用精神力监视他,应该是哨兵,所以他随便进了个门问了两句话,借机反侦察了一下对方。
但等他再去感受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精神力突然消失了。

“我说关队,您这走神的结果有点丢人啊 ”,关宏宇扯着他走了两步扔了锹,“你闯进人家去问了句啥?”
“……忘了。”关宏峰头上挨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有点脑震荡,感觉有点晕晕乎乎的。
关宏宇无语,就您这还好意思生成个哨兵呢……他翻了个白眼停下来回过身看他,却发现他哥的状态不太对。
“……哥?”关宏宇离近了叫他,碰了一下他头上用的淤青。关宏峰晃了一下头才反应过来,淡定的“嗯”了一声。
“嗯什么嗯,你刚才黑暗恐惧症又犯了?”关宏宇贴近了看他,说了声别动,然后捧着他的脸,把额头贴在对方的额头上,慢慢地放出精神线。
“宏宇……别,等回家再……!”关宏峰慌了,撑住他的肩膀往后推。关宏宇身为一个向导,再牲口力气也比他大不了多少,但他愣是没推开,让人按着后脑抱了个满怀。
而那边关宏宇搂着他,精神线进去转了一圈,愣是没破开关宏峰的精神壁垒。他无奈睁开眼睛,看见关宏峰喘着粗气靠在他怀里,一头一脸的冷汗。
别人看不见的关饕餮在他俩脚底下急的直转圈。
“哥,哥!你松一松让我进去,你这样怎么挺到回去,半路上让人举报到哨管所怎么办?!”关宏宇心急火燎,“或者你把老虎放出来啊……”
“老虎……老虎休眠了,宏宇你听我说……我没事,你别在这……不安全”,关宏峰双手痉挛地扒住他衣服,“没事,不是黑暗恐惧症……”
确实不是单纯的黑暗恐惧症……是黑暗恐惧症诱发的精神力过载。
关宏宇叹了口气把他背起来,一只手在后边托着他的身体,另一只手在胸前攥住他冷汗涔涔的爪子。
“我该拿你这充电两小时、待机十分钟的毛病怎么办啊……”关宏宇糟心地想。

ps.太惨烈了……我这是给自己刨了多大一坑【如果将来出现某一章只有剧情的话……你们能接受吗_(:3」z)_

评论(14)

热度(171)